• 文章标题
  • 作者
  • 阅/评
  • 日期
  • 2127/0
    2018-04-02
  • 田家庆的小叔,第三天上午来公司,竟像什么都没发生,跛着脚去这屋坐坐,去那屋呆呆,各处都传出他的朗朗笑声,嗓音跟田家庆他爸还真像,到底是一脉相承。最后他去了董事长的办公室,闭门中午才出来,没吃午饭就跛走了,眼露忧郁。事后孙明问田家庆:“找过你妈了?”“我妈说…[浏览全文]

  • 2126/0
    2018-03-30
  • 一、阮仙入住童展鹏家,一住就是五年。当年,她按父亲临终的嘱托住进童家时,还是二九年华;时至今日,已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,进入情窦大开、谈婚论嫁的时段。男有份,女有归,这是中国人亘古不变的人生理念。阮仙的归宿,已是她自身,也是她的长辈必须考虑的现实问题了。…[浏览全文]

  • 2126/0
    2018-03-30
  • 孙明和赵青,回公司往库房走,到后赵青对着韩老头笑,把盒饭递给他。孙明笑着说:“油炸带鱼,喝吧喝吧。”韩老头就嘿嘿乐,露出烟熏牙,放进了他俩。两人入内去阴暗角落,在货架里头的破沙发上挤着坐。孙明眼露喜悦催促说:“快!时间紧迫,”伸手先脱赵青的。赵青勾着下巴笑…[浏览全文]

  • 2334/0
    2018-03-30
  • 隐意诗胡局长昨晚喝醉了酒,又呕又吐折腾了一夜,今天上班只感到疲惫不堪、昏昏欲睡。他毫无顾忌关上办公室门,然后靠在大班椅上,双脚没脱鞋就架在办公台上,一下子呼呼入了梦乡。胡局长的办公室宽阔而豪华,大班椅后面放着一个非常考究的大书橱,里面塞满了精装经典名著和线…[浏览全文]

  • 2128/0
    2018-03-28
  • 阮德麒与童庆儒是中山大学同届异系校友,阮德麒读文学系,童庆儒攻数学。中山大学里有一对非常出名的教授夫妇,男的叫周开济,女的裴毓雄。阮德麒师从周开济,童庆儒拜师裴毓雄。阮、童二人的学识都在各自的系中独占鳌头,深得周、裴夫妇看好。周、裴夫妇家中有两位孪生的千金…[浏览全文]

  • 2129/0
    2018-03-28
  • 大魏揿下手机接听键时,对方正在里面呼吸。他感到有张白嫩的脸贴在耳旁。大魏喂了一句之后,对方开始说话。音质轻柔,像从香水瓶中倒出来的。对于大魏,对方讲些什么并不重要,她的声音本身就是暗示,就是耳语式的纠缠。蓦然,话筒里传出呜呜咽咽的低泣声。“我被裁啦,都是夏…[浏览全文]

  • 2128/0
    2018-03-28
  • 众人分头行事。田家庆从父亲那里回来,见屋内空无一人,正要生气,发现桌上留有纸条,写明去做何事,目的是啥,心想众人如此敬业,顿时大悦,再看是孙明落的款,连连点头,心生佩服。十一点半陆续回来,小屋顿时热闹起来,但情况凑齐都哑巴了。田家庆听出问题,和大家一起沉黙…[浏览全文]

  • 2126/0
    2018-03-26
  • 一童庆儒修业于中山大学,读数学系,对数论,尤其是在复变函数领域的研究颇有见地,曾有几篇数学论文在校刊《数学宇空》上发表,引起过数学界的轰动。童庆儒出身书香门第、教师世家。曾祖父是福绵师院有名的十八学士之一,曾在童姓的塾馆做蒙师。祖父做过福绵书院的教谕。父亲…[浏览全文]

  • 2128/0
    2018-03-26
  • 这天早晨大家到齐,田家庆说:“有外出任务。”孙明解释:“我和田特助讨论,认为该去预制板厂宣布了。”王兴国问:“方案给公司法务部斟酌过?”孙明说:“情况紧急,没时间了。”李洋和王俊丽对看一眼,感觉会出事。到了工厂,大门紧闭,里面有几十位冷冰冰沉着脸的守护人。…[浏览全文]

  • 2127/0
    2018-03-23
  • 他们继续向住地走,也不知走了好久,终于看到了一个有很多房子的地方,这里就是他们今天要住的地方。这里其实就是一个比较大的镇,在阳间就是一个乡镇吧。他们沿着镇上的一条街走到了尽头来到这个叫朝阳旅店落脚点。这个旅店不大就一个四合院平房。大门口就是登记台,还是大青…[浏览全文]

  • 2127/0
    2018-03-23
  • 医院就是接受新生命送走新灵魂的中转站。许多生生死死都将在这里进行,在这里诞生。他们收完医院的脚迹一出来,一切又是什么都没有的景象。大青虫说,今天还有一个地方要去,完了才能到新的住地。明天就收完了。阿婆心里很忐忑,说是收完了都有了新的去处,只有她还是个未知数…[浏览全文]

  • 2126/0
    2018-03-23
  • 李洋随着王俊丽,乘坐村西中巴进城,虽多次见过城里林立的高楼,但这次感觉与前不同,似乎和自己有了关系,忽然美好了,一点不想再发牢骚。他暗想,人若到了某一层次,对事物的看法就会改变,往日虽有非分之盼,偶尔还会梦得很美。此时感慨:“王俊丽?去的地方也是这么高的楼…[浏览全文]

  • 2128/0
    2018-03-22
  • 果然,今天真是非常幸运啊。特别是今晚的夜空是这黑暗的一年中最明亮的星空,营地灯火通明,每个人都不在乎任何的危险,相信着上帝会在这神圣的一夜保佑每一个人平平安安过完年,管它什么战争。“来来,喝喝!”“干杯!哟哟。”“呀!你偷我的鸡腿吃,我抢你的酒喝。”。………[浏览全文]

  • 2126/0
    2018-03-22
  • 他们一直在加快步伐,眼前就是赶快赶到今天的住地。不然安全都成问题。眼看就要到了新的住地。但好像不是什么大的地方。只有孤独的一个房子。他们急速的往哪里赶。此时,乌云铺天盖地压过来。恶鬼们发出撕裂般的嚎叫。大青虫说,不好,我们遇到群魔了。小心。话还没说完,恶鬼…[浏览全文]

  • 2126/0
    2018-03-21
  • 马奇诺防卫战已经到了白热化阶段。可今天真是幸运极了,战场上没有一具尸体,空气中没有一丝血味,甚至连一响爆炸声也没有。冬日的阳光明媚,普照着战场上的残雪与碎片,格外亮丽透明。整个战场上很寂静,但如果用心听一听的话,都能听见谁的吆喝声。“彼尔,前方有什么动静吗…[浏览全文]

  • 2128/0
    2018-03-21
  • 光阴似箭,转眼入冬。胡同口街面开杂货铺的吴奶奶,戴顶灰色驼绒风雪帽,脚穿黑棉鞋,躬身驼背跩着八字,急忙来到14号院,伸长脖子往里直瞅,直腰哼哼顺足了气,举起红色铁皮话筒,沙声哑气喊:“李洋电话,不应就挂。”李洋蜷在被窝迷糊,翻身起来大声应道:“来了来了!”…[浏览全文]

  • 2126/0
    2018-03-20
  • 阿婆听了这些阴间的事感到很新奇,自己如果还阳一定好好做人,好好行善,绝不为非作歹。尽自己所能好好在阳间行善积德。还要好好教育自己儿女的也要好好做人才会有好报。所以说新鬼们收脚迹的过程还不如说是一次洗涤精华心灵的旅程。他们正走在到下一个落脚的地方路上,迎面来…[浏览全文]

  • 2126/0
    2018-03-20
  • 第二章小镇春秋一、福绵范围属古越州旧域,山多田少。山上竹树繁茂,山下的田地栽种稻粮和桑麻。山青水秀,江何长流。大旱不枯,暴雨不涝。四季可作家时,“春种一粒粟,秋收万颗子”。山多而不高,植被浓密,因而地质稳定。据县志记载,自古以来福绵未见发生过严重的自然灾害…[浏览全文]

  • 2126/0
    2018-03-20
  • 第一章,百姓人家一、唐明忠祖籍广东省洪山州秀良郡蒙田镇,是小商世家之后。清末民初时期,广东洪山州地方盗贼蜂起,战乱频繁,兵匪烧杀掳掠,百姓生活很不稳定。唐明忠祖上一大家人,挣钱的人少,吃饭的人多,再加上生意萧条,生活渐渐陷于困境,最后不能维持下去。唐明忠的…[浏览全文]

  • 2126/0
    2018-03-19
  • 战争来得很突然,却又是蓄谋已久。灰色的天空中,白色的太阳看着一列黑色的火车在拼命逃离着后方的战火。沉默的车厢里挤满了人,每一个人的表情呆滞着望着对方,就如同没有了灵魂只剩下肉体一样一动不动。不过有一些人除外。“嘿!这位大叔,这张相片是你的吗?”一个小伙子拿…[浏览全文]

延伸阅读

  •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校园文学吧的作者,发表您的原创作品、分享您的心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