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文学小说言情小说
文章内容页

轻送年华如羽(第一章 之子于归)

  • 作者: 井底之冰
  • 来源: 校园文学吧
  • 发表于2018-03-26
  • 阅读2560
  • 请记住本站备用网址:,收藏本站链接地址:http://www.51lvh.com

    黛西·约翰逊,潮流教主迅雷下载,无情资源论坛wuqingyx

      第一章:之子于归

      那已经是很久前的事情了,总下意识的不去想,却怎么也做不好。从前总认为把青春、爱情、梦想挂在嘴边的那段岁月的自己很傻很天真,像一个很皮很皮的野孩子,永远也不够成熟稳重。从前还认为回忆青春什么的,多矫情,像个被打入冷宫的妃子,即便整日以泪洗面也无济于事。可似乎就是个悖论,从前你有多么鄙夷,现如今你就有多么痛惜。可又痛惜些什么呢?

      我不清楚,大人们哪儿也从未给过我这方面的帮助,所以那时的我决心来一场毕业旅行。这也并非什么一时的头脑发热,事实上,这人间大多数心血来潮都是预谋已久。男生大概比女生有更强烈的愿望在”走出去“这方面,特别是十几岁的少年,风华正茂,挥斥方遒似的,很神气,当然,这仅仅是少年自己才这么觉得。

      我在一个特别小的镇子生活了十几载,高中毕业后,我再也压抑不住,便推着家里的单车,一路南下,那一刻,我渴望的心,就像千百年来游牧民族的南侵那般。

      ”你干嘛?“

      ”旅行。“

      ”啊旅游的话为什么不坐高铁、飞机什么的?“

      ”旅游的话当然还应该选择那些风驰电掣的东西,可我是旅行。“

      ”哦?“

      老娘似懂非懂的点点头,她是了解我的,我的意思是少年时候的那个我。这并非是我第一次做出惊世骇俗之举,但之前那些都像小孩子过家家,五分钟热血,等温度冷却了,我又会老老实实的吃饭睡觉以及等待下一次热血沸腾的时刻。

      例如我曾经励志要做国家主席,那会儿还是江泽民总书记执政时期,我觉得一身中山装,号令三军的江总书记很神气,便悄悄同老娘分享了我的梦想,我的秘密——取彼代之!

      谁曾料到,老娘转身告诉了自己的闺蜜,然后整个小镇炸开了锅,他们都纷纷出言献策,很殷勤那种,当时我感觉怪怪的,但还是很欣慰,因为我觉得“群众们”都很爱戴我,拥护我,我似乎真的具备某种潜力。等后来渐渐懂事了,蓦然回首,方才恍然大悟,那些言辞不过是一种调侃,一种”反话“。

      我同老娘分享了我的梦想,我的秘密,但老娘不假思索地将秘密转告了他的闺蜜,从那次起,我明白了,我的秘密不如老娘的闺蜜重要,所以,从那天以后,地球上便又少了一个对母亲无话不谈的男孩。

      老娘似乎看出了我的失落,便鼓励道:”你还小,但江泽民主席却老了,你取代不了他的。“听着老娘的安慰,我煞有介事地点点头,然后做主席的梦想告一段落,取而代之的是——快快长大。

      渴望长大或者渴望不想长大,都是很普遍的梦——孩子们的梦、所有人曾经的梦。每一个不想长大的或是渴望长大的,他们的梦都是功利性的,或想象着长大以后像大人一样神气的发号施令、或者不想长大,不想承受成人们的责任和担子。但我和他们都不一样,我之所以想要快快长大,是为了代替江泽民主席,成为新的领袖,为人民福祉发光发热,燃烧自己。从这个角度,当年那个小c镇男孩是纯洁的、高尚的和无功利性的。

      蠢蠢欲动想要成为下一届领袖的梦,我做了两个星期零四个小时,在第五个小时开始的时候,我接触到了一部有关奥特曼的碟子,从那以后,男孩仿佛打开了通往新世界的大门,整天各种意淫。礼拜一的时候我是艾斯奥特曼、礼拜二的时候我是奥特之父,礼拜三奥特之王如此等等,在脑海中各种血虐怪兽。可惜好像世界上所有的怪兽都偏爱祸害日本一样,从来不来中国转转,令我从未有过大施拳脚的机会。后来我想了想,大概是因为咱们这儿修仙者太多,日本那些还无法完全化为人形的妖怪、怪兽,根本不敢来吧。

      总之,成为主席的梦,被成为奥特曼那种天方夜谭的巨人英雄的梦取代了。有关奥特曼的梦,我做了大半年,然后便接触到各种漫画,再然后接触到了各种玄幻小说,紧随着,我的梦也不断更换着。最久的梦,是穿越到古代做皇帝,坐拥三宫六院七十二妃,每天坐在首都只发布一道圣旨:那个谁谁?快给朕到民间,搜刮民脂民膏去,顺便掳掠几个小娘子给朕消遣消遣。

      这个梦真的很久,直到现在,还时常梦到皇帝和群妃们颠鸾倒凤的场景,然后大清早的起床,躲到卫生间偷偷换裤衩……

      唉,如今向来,要是那会儿我接触到的是《时间简史》、《文明的冲突》之类的图书,想必境遇又大不相同。真是可惜,不是?祖国少了个霍金、亨廷顿,却多了个中二青年。

      十几年弹指间,我的梦一个个来,一个个又走,梦变着,人也随着变了。那个曾经信誓旦旦要为人民福祉发光发热的男孩不见了。既然男孩已经寻不见,那么以后的梦,不做也罢。

      这就是我,一个嬗变较之小女子尤甚的人。这也就无怪乎我老娘在听到我要一个人独自旅行时,见怪不怪的样子了。

      “去吧去吧,别跑远啊。”

      她一定是觉得又是五分钟热血!我咬牙切齿的想道。偏要你大跌眼镜!

      到底是梦想更多还是赌气更多,我自己也说不好,总之,我独自上路了。我事先准备去大理,因为我的同学到过哪儿,说很美,有多美呢?

      ”像初恋那样子。“

      那个同学告诉我讲。

      ”哇,你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吗?“

      我很吃惊,似乎想用夸张的面部表情掩饰内心的一丝失落,一丝伤感。

      ”对啊。“

      她朝我扬起鼻尖,得意洋洋般的。

      ”才不对!“

      我想要掩饰,但她幸福的模样令我醋意大发,这致使我的努力顷刻间土崩瓦解。”早恋才不对呐!“我掷地有声的呵斥道。

      女孩闻言认真的盯着我的眼睛,这让我有一丝羞怯,下意识的后退了一小步,她似乎感到我很好笑,便撇了撇红唇,趴在我肩上,重重的”哼“了一声。

      她生气的时候呼出的热风灌入了我的左耳,那一刻,我突然间就领悟了小说书上讲的”吐气芬兰。“一词。我闭上了眼睛,热风稍纵即逝,我想要风继续吹,但女孩已经走远。

      ”起风了,还要努力活着。“

      女孩回身讲。

      那一年,我们高三,学业正忙。这是宫崎骏一部动漫里的经典台词,女孩很喜欢,因为很励志。那个时候的少男少女,似乎都偏爱励志这种调调,即便美好如她,也不能免俗。

      她到过大理,所以我也一定要去。”你到过的地方,一定留有特别的芬芳。“我曾经肉麻的在日记中写道。前几日,我翻看到这一页,便深感羞耻的撕扯下来,可当这页纸被撕得粉碎后,我的心也随之一阵抽搐,像欧冠赛场中被各种蹂躏的球。

      撕下那页纸我仅用了一个面红耳赤的瞬间,后来我把它拼好,粘牢却用了整整一个汗流浃背的晚上。拼它的过程中,我大概又读了十次,拼好以后,我用这张纸卷上烟丝,从头抽到尾。

      当我“呼哧呼哧”刚刚离开我们县城的时候,小刀给我打了个电话,他说他在家里开party,想邀请我来。“哥还有大事要做,聚会什么的,你们那帮小屁孩自己闹腾好了。”话音落下,我就挂了线,那一刻,我感觉自己特成熟。

      然后,很快的,那个叫做珂珂的姑娘也给我打了过来,“怎么了?不舒服?生病了?大家都很挂念你,希望你可以来。”

      听着她的声音,我想到了美丽的大理,虽然那会儿我还没有到达目的地。

      “好吧,我马上到。”

      挂了线,我转身往县城里赶,累的跟狗一样。

      这件事后来教育了我,其一:这个女孩比我要做的任何大事还要重要;其二:兄弟没有妹子重要,即便是没过门的妹子。

      其实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乐此不疲的要搞同学聚会,毕竟,天下无不散之宴席,既然毕了业,就注定像倾洒在桌面上的水,各自东西南北流。我可以不明白,但每次聚会我却不可以不去,因为我置身其中,身不由己,我们所有人都是如此。

      我的脑命令眼眸朝前看,可我的心却告诉我应该回头留恋。

      匆匆赶到宴会,故人们都在,我看到小刀正在猛灌一个潜在的情敌,胖子刚刚应该是吃了什么,正在剔牙,他从来如此,不分场合,大俗大雅的。我欣赏他,却成不了他。

      女生们各分派系,三五成群,莺歌燕语的聊着天,或者和男生们做游戏。我穿过人墙,找到了坐在沙发上出神的珂珂,阳光透过窗,将温暖的明亮倾覆在她脸上,像希腊神话里的狩猎女神般美丽,不,她本身就是女神,我想。

      “干嘛,盯着我看?”

      她意识到了什么,转眸望着我,笑出了一抹小酒窝。

      那时的我大概也笑了吧,总之,表现欠佳。我同她碰了碰酒杯,“会喝?”我问。

      “没你们男生厉害就是了。”

      她抬头仰脖,一饮而尽,那份儿豪爽,到令我很尴尬。

      那会儿的小男生多好啊,烟酒不沾,腼腆纯情,嘿嘿。

      我喝了三次,然后让珂珂看了眼空空如也的酒杯,示意自己也很棒。

      女孩掩着嘴轻笑,以为我是故意搞怪。

      一杯下肚,悲伤也一泻千里。我忽然任性的想要离开或者草草结束这场聚会。

      “我要离开了。”

      “什么?你才刚到。”

      她一副惊讶和意犹未尽的模样,“我来就只是为了和你喝一杯。”

      “什么事那样着急?“

      ”你知道的。“

      话音落下,我转身跑开,就像高二那年,我亲手将情书递给她,而后红着脸落荒而逃一样。

      是的,她知道我是为什么离开,因为在那场旅行开始前,我的梦想,我的秘密,只告诉过她一个人。自从当年老娘将秘密告诉了她的闺蜜从而背叛了我的秘密,自从那次以后,我的每一个梦,每一个秘密,都被自己小心翼翼的保守在心底,即便是晚上说梦话,也不至于泄露出去,我是如此的担惊受怕——在有了新的梦以后。

      “我的梦只和你一人分享,然后自己承担。”

      这句话同样语出我的日记。看着自己的日记本,我想,今晚又有的忙了。

      本文标题:轻送年华如羽(第一章 之子于归)

      本文链接:http://ndcc.net.cn/content/276320.html

      验证码
      • 评论
      0条评论
      • 最新评论

      深度阅读

      •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校园文学吧的作者,发表您的原创作品、分享您的心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