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杂文评论讽刺幽默
文章内容页

我是贪官(相声)

  • 作者: 东坡梦
  • 来源: 校园文学吧
  • 发表于2018-03-19
  • 阅读2607
  • 请记住本站备用网址:,收藏本站链接地址:http://www.51lvh.com

    linux删除命令,张根硕家庭背景,卡耐基名言

      甲:今天人来的不少啊!


      乙:对。今天有演出。


      甲:我能看出谁没有公德。你信不?


      乙:你还有这本事,我倒想见识一下。你说是谁?


      甲:你。(在台上左右张望,看着台下观众,最后目光落到乙的身上,并用手指指着乙)


      乙:我怎么没公德了?(挠挠头)


      甲:你还不信!昨天……


      乙:昨天我咋啦?


      甲:昨天在饭堂打饭时,你的脚下是不是有一个碗?


      乙:好像是有?(抬头想了一下)


      甲:你怎么不捡起来。


      乙:你不知道,昨天有约。我快点吃完,好去赴约。那碗我不捡别人会捡的。(挠挠头,脸上带着不好意思。)


      甲:假如,地上躺个美女你会怎样?


      乙:要看张得如何?


      甲:怎么说?


      乙:恩……漂亮送医院,丑的让别人去抬。


      甲:你还好意思说,社会上多了你们这些人,不文明的现象屡禁不止。(用手指着乙,很生气的样子)


      乙:好了,我错了。我保证不会有下次。


      甲:你呀!平时看你斯斯文文的,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人。要不是我把碗丢在地上也不会发现你是这样的人……


      乙:等等,你把碗丢在地上的?(抢话)


      甲:当然是我了。(理直气壮)


      乙:我现在才知道什么叫贼喊捉贼。你说你,偷过鸡、摸过狗,你还能干点什么好事!


      甲:我干过。


      乙:什么好事?


      甲:每逢清明节,我就会带很多礼物去扫扫你家的房子。


      乙:清明节、扫房子(装作思考)


      甲:我还给你买了好多水果。


      乙:就这好事啊!你还是留着自己吃吧!


      甲:其实,我是很理想、很抱负的人。


      乙:你会有什么理想?


      甲:我想当官。


      乙:拉倒吧!一没文化,二没道德。(不屑的样子)


      甲:我有正义感而且我还很爱学习。


      乙:是吗?(怀疑)


      甲:不信,我给你读首诗。


      乙:好啊,我洗耳恭听。


      甲:锄禾日当午,汗滴禾下土,谁知盘中餐,一挖一堆土。(说的慢且洪亮)


      乙:粮食白种了,全变成土了。


      甲:我很爱读书的,在我的卧室有个书架,上面摆满了各类的书籍。在我的床头贴着“两耳不闻身边事,一心只读《金瓶梅》”


      乙:你这货打死都不冤!你还想当官,当官要经受住美女和金钱的诱惑,当官更要为民做主、为民服务,正直、廉洁,这才是好官。


      甲:谁没点业余爱好,看书也没说一定要看什么书。再说了,每天我只用八个小时去看《金瓶梅》已经算相当克制了。


      乙:八个小时?你真用功。


      甲:每天看了不少书,也没人请我出山。


      乙:可能还没人发现你?


      甲:肯定是,像我这种志向远大又爱学习的人,什么县长、市长、总统都可以,我不会挑的。


      乙:我知道你是身残志坚的好青年。


      甲:说对了一半。志坚肯定有,我身体没有残疾。


      乙:脑残!


      甲:这倒是有点。前天实在太无聊了,我又拿起那本《金瓶梅》,抱了一宿也没看进一个字。


      乙:这么刺激的书你都看不下去?


      甲:天天吃肉,腻了!(顿了一下接着说)第二天,天刚亮。发现身边站着四个美女。


      乙:还有这好事!


      甲:是啊!我也纳闷她们怎么进来的。而且她们的衣服不是现代的服装。(装作思考)好像是古代衣服,绿衣、长发,皮肤白皙、腰间配戴宝剑。


      乙:你的艳遇来了。


      甲:我好奇的问,你们是谁?离我最近的美女告诉我,(用粗犷的声音回答)我们是徽宗陛下贴身侍婢,陛下寻奇才来治理天下。今得知,你又会偷鸡又会摸狗,实在是人间奇才。所以陛下命令我们请贤才去京城做官。


      乙:偷鸡摸狗也是人才。


      甲:哦,做官可以。但四位壮士我可不是咸菜。


      乙:壮士?


      甲:那么粗的声音还不壮士。我跟着她们来到门外,门外停着一俩轿子,轿子写一行字:官人,下次再来,你懂的。


      乙:你懂的?


      甲:此刻,我停在轿前足足半个小时。“官人再来,你懂的”这是什么意思?难道这是皇上思


      私访坐过的轿子。想到这,一个健步我就进去了。


      乙:你这速度可比偷鸡快多了。


      甲:他们带我到了皇宫,这皇宫真是好大,大约有五平米,上面有两个岗哨,周围拉着铁丝电网。皇宫门口有两名侍卫,他们见到我紧跑两步,从怀里掏出一本书。


      乙:这皇宫按监狱设计的。


      甲:师傅,这是最新版的《葫芦娃》,要吗?现在双十一特惠,八折优惠。


      乙:古代也有双十一啊!


      甲:我义正严词的训斥他们,“这是皇宫内院、天子脚下,你们要守好皇宫,尽到应尽职责”。


      乙:说得好。


      甲:这书还能便宜点不?(转头饰侍卫)师傅已经够优惠了,实在不行七折。(再转头)七折还是很贵!这样吧,骨折怎么样?


      乙:打死你都不怨。


      甲:这两畜生哎!打得我鼻青脸肿,在地上不停翻滚。过了一会儿,他们不打了,我怒视着他们,一字一句地说:“只要二位爷爷不打,让我干什么都行”


      乙:你二位爷爷怎么说?


      甲:他们吓怕了,乖乖地放我进了宫殿。


      乙:没打死你就算不错了。


      甲:宫殿内站着两排殿前武士,这些人凶神恶煞地看着我。我在他们的目送下走到了尽头。正前方的墙上雕刻着八个大字“好好改造,从新做人”


      乙:这就是监狱。


      甲:正中间坐着一个人,五十多岁老头,大眼睛、小鼻梁,戴龙帽、穿龙袍,在龙袍上画着“蜡笔小新”


      乙:蜡笔小新?


      甲:在侧面坐一个女的,大概十七、八岁,皮肤白皙、脸色红润、大眼睛、小嘴唇、头戴凤冠、身穿凤袍,在凤袍上画着“樱桃小丸子”


      乙:这皇帝、皇后也爱看动画片。


      甲:皇帝面容慈祥,他说出的话更衬托了他的天子威严。


      乙:说了什么?


      甲:天王盖地虎。


      乙:这是座山雕呀!


      甲:我也不含糊,马上对:“宝塔震河妖。”


      乙:这暗号对上了。


      甲:皇帝激动的站了起来,“哎呀!真是贤才。”(转头)我看看他,“帝哥,我不是咸菜。”


      乙:这两人还够客气的。


      甲:贤弟,金兵屡犯我边境,你可愿率兵镇守边疆?(转头)帝哥,你的事就是我的事,我一定不辱使命完成任务。


      乙:封你个什么官?


      甲:皇帝看看我:“好,我封你为战街大将军,意思是将敌人占领的街道统统抢回来。”(转头)帝哥,你封我什么都行,千万别封我“站街女”


      乙:这个权力不小啊!


      甲:皇帝又说:“这个权力非常大,三军布防、大军调动、城市建设、接生小孩都归你管,”


      乙:完了,让你接生还不顺走几个小孩。


      甲:哎呀!时来运转了,我不是在做梦吧。


      乙:你肯定在做梦。(甲用手狠狠地在乙的胳膊上拧了一下)疼啊!


      甲:哈哈,我肯定没做梦。要不,刚才用手拧了一下,怎么会喊疼呢?


      乙:那是我喊的!


      甲:临走时,我好奇地对皇后说:“请问,你这画的是《樱桃小丸子》吗?”(转头)皇后白了我一眼,“这是《猪头小丸子》,没文化真可怕!”


      乙:皇后不爱樱桃爱猪头。


      甲:我带上帝哥交给我的将军印偷偷摸摸的来到边疆。


      乙:你是将军还偷偷摸摸。


      甲:你懂什么!这叫真人不露相。我对着城墙的士兵高喊,“我是新来的将军。”一阵乱箭差点没射到我,幸好我背着口锅替我挡住了弓箭。


      乙:为什么射你?


      甲:我也不明白。(故作想一会儿)有可能把我当成忍者神龟。


      乙:忍者神龟?


      甲:你想嘛!我和忍者神龟后面都有壳。后来,我想了想还是要对暗号。


      乙:对了,赶快说啊!


      甲:“天王盖地虎”。又是一阵乱箭。我赶快缩到锅里了。


      乙:暗号变了吧。


      甲:我也想过,但临来之前帝哥没有交待挽暗号。当时,我想了很多,“我想到这次来是打退金兵一展抱负,不能饿死在锅里。”


      乙:也是。饿死了就没人干缺德事了。


      甲:我又想到了,“董存瑞为革命的胜利,用自己的身体当炸药支架、黄继光怕暴露战友的目标,宁可让烈火燃烧了自己、马云……”


      乙:等等,马云怎么了?(抢话)


      甲:我为什么没马云有钱!(装作痛哭)


      乙:这才是心里话。


      甲:过了一会儿,城楼上士兵大喊,“赶快对暗号,不然射死你!”我躲在锅里高喊:“不知道。(转头士兵声),“芝麻开门。这么简单也不知道简直二。”我一想对呀!立刻高呼“芝麻开门,当我喊完这句,士兵不放箭了、城门大开、鼓乐齐鸣,还有人高喊:“迎接贤才贤将军。”


      乙:这也不知道谁是二。


      甲:我大声呵斥他们,“我不是咸菜!”


      乙:你没准真是咸菜。


      甲:门前站着两排士兵,正中有位金盔金甲的老将军。老将军约八十岁,手持一根擀面杖。


      乙:擀面杖?能打仗吗?


      甲:老将军面戴笑容,但他的威严却显露无疑,他手握着擀面杖骑在毛驴上围着我转了两圈。


      乙:这又是擀面仗又是毛驴还威严。


      甲:我好奇的问:“老将军尊姓大名?”(转头老将军声)老夫,必败客(吕胡子)。


      乙:他哥没准是必胜客。


      甲:老将军的名字果然器宇不凡!请问老将军为何用擀面杖做兵器呢?他不屑的看着我,“你懂什么!这是如意擀面杖。”


      乙:如意擀面杖?


      甲:平时和面,战时打仗。一杖双用,你别看他小,他可经过了二十八道手工精心打造,经过七七四十九天的凉晒才造成这件精工兵器。


      乙:哦,还费了不少手工。


      甲:哇!老将军您的兵器一定很贵吧?老将军看看我(转头)就他妈的这件确擀面杖要我八毛!唉!等双十一再挽个新的。


      乙:这兵器够廉价的。


      甲:老将军,您的坐骑为什么是驴不是马?(转头)你不知道,我晕马。


      乙:还有晕马的?


      甲:战场上马要跑的快。要追杀敌军和撤退转移,马的速度是最关键的。(转头变成老将军声)这都不是事,多数我战败,战败了把兵器一丢立刻投降。


      乙:真对了名字


      甲:您投降了几次。(转头)我想想哈,从辽投降到宋、从宋投降到金、从金投降到蒙古、再从蒙古投降到宋……嗯,167次。


      乙:这脸都上天上了。


      甲:唉!老英雄果然神勇。您应再降一次。他看看我,不解地问:“为什么?”


      168一路发。老将微微点点头,“这个可以有”


      乙:人不要脸树都成精。


      甲:老英雄,您没打胜过吗?(转头老将军声)有过,当时对面有个小孩,三五下把我打趴下了。我很生气,“你这样打败我算什么英雄好汉!你敢不敢把自己捆起来再战。”


      乙:被小孩打败了还有脸生气。


      甲:小孩真听话,命令士兵把自己捆起来等我来打,我刚挥着擀面杖向他砸去,突然一阵怪风把我吹到对面树挂起来了。(老将军的声音)


      乙:老将军肯定是纸做的。


      甲:小孩看看我笑了,“我以前练过吹牛屁”(老将军的声音)


      乙:看来吹牛也是神功。


      甲:小孩拿起地上的砖头,砸向了自己,砖头顿时变的粉碎。我在树上高喊:“你敢拿刀捅自己吗?”小孩真听话,拿刀在自己胸部捅了进去。(老将军叙述)


      乙:小孩智商也有问题。


      甲:小孩死了,我赶快下了树、上了驴,一路追杀敌兵。刚跑了三分钟驴说话了:“跑不动了,我还没娶老婆呢!这样累死也不值!你不给我加薪,还不让我双休,罢工!罢工!罢工!”(老将军叙述)


      乙: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呀!


      甲:老将军的事迹真是……


      乙:臭不要脸!(抢话)


      甲:我崇拜的看着老将军,您的事迹真是惊天地!泣鬼神!老将军微微点头,“嗯。好好学吧。嗯?你怎么还趴在地上,身后还背着锅?”


      乙:缩头乌龟啊!


      甲:当官了你怎么做?


      乙:为民办好事呀!兴修水利、创建工业、重视教育、关注民生……


      甲:恩,可以。当官不为做主,不如回家卖红薯。(微微点头)


      乙:你当官做点什么?


      甲:收礼呀!


      乙:收礼?


      甲:对的,当官了脱贫治富的日子到了。


      乙:有人送吗?


      甲:当然有了。你还别说,我到任的第一天就有送礼。


      乙:你收了?


      甲:当然没有,我是个清官。我当时呵斥送礼的,“你们这些送礼的,以为拿出这礼物就能打动本大人吗?”


      乙:还有点正义感。


      甲:“我是个清官,不为财、不为利,你拿这些东西还想贿赂本大人吗?吃心妄想!”


      乙:行了,教育下就行了。


      甲:“社会就是有你这种人!天天想着走后门,送礼,社会风气都败坏了,再说了你拿这五罐咸菜做什么?”


      乙:咸菜?


      甲:送礼人左右看看,小声对我说,“大人,您不是咸菜咸大人吗?知道你爱吃咸菜,这些咸菜都是我亲自做的。保证你吃了再能把整缸水喝完。”


      乙:看来咸菜你是当定了。


      甲:我再重申一遍,我不是咸菜。本官烦的你们这些送礼的,就拿这五罐咸菜来贿赂本大人是行不通的,赶快带着你的咸菜滚出去!


      乙:走了吗?


      甲:那人又拿出五根这么长的……(用手比画)


      乙:金条?


      甲:黄瓜。他笑着对我说:“大人,您可别拒绝这个。这五根黄瓜是我特地为您准备的。知道您不喜欢吃咸的,给您准备好清淡的。”(转头变声)你也好意思!为什么不拿金条?本大官公私分明决不做那些贪赃枉法的勾当!


      乙:又变成清官。


      甲:他看看我,摇摇头准备要走。我一把拉住他,“你有什么事?”(装作吃)


      乙:黄瓜礼收了。


      甲:我想租后街的酒店(送礼人声音)我好奇的问:“你租酒店做什么?”


      乙:他怎么说?


      甲:我想把酒店改成《粪坑俱乐部》(送礼人的声音)


      乙:《粪坑俱乐部》?


      甲:大家在拉屎的同时,可以享受的乐趣,比如大家一起拉屎,可合在一起打麻将,将生理与娱乐相结合。(送礼人的声音)


      乙:还有这种俱乐部!


      甲:我微微点头,“创意不错。”等他走后,我欣赏这五罐咸菜和黄瓜,对自己说“你什么时候才能走上奔小康的道路?”


      乙:这么贪下去,估计以后要卖血。


      甲:有权了,我要吃点好的。我特意挽了身平民的衣服,到最大的五星级酒店吃饭。


      乙:换衣服怕被人认出来。


      甲:店内的服务员很客气,他很恭敬的把菜谱放到桌子上。我在菜谱找了半天。


      乙:你赶快选呀!


      甲:你笨呀!我不认识字。半个小时后,我把菜谱一丢,问服务员:“你这有爆炒鱿鱼吗?”


      乙:炒鱿鱼吧?


      甲:服务员愣住了!他轻轻摇摇头。我一想,这菜太高级了这酒店没有,于是我又说:“给我来盘拍黄瓜。”


      乙:五星级酒店有拍黄瓜吗?


      甲:服务员不知所措的看着我,“没有”(我的声音)那来碗泡面。


      乙:你家五星酒店有泡面。


      甲:服务员还是那句话,“没有”过了一会儿,他又提醒我,“您直接选份套餐吧!我们这的套餐,公平合理、价钱适中、包您满意。”


      乙:可以选套餐。


      甲:我想了想:“来份霸王餐!”


      乙:你也真敢说。


      甲:服务员这下反应可快多了,只见他大喊一声,“有人要吃霸王餐。伙计们,快关门放狗。”


      乙:吃呀!吃出事了吧!


      甲:只见几十个人对我是拳打脚踢,我当时很坚强,虽然很痛但作为贫官一声也没吭。


      乙:有点骨气。


      甲:当他们把我扔到街边的时候,当我苏醒的那一刻……


      乙:都打晕了。


      甲:我在思考,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。


      乙:肯定说错了。


      甲:我带着受伤的身体及心灵到了将军府,心中只有一个念头,“报仇!”


      乙:你还想报仇呢!


      甲:到了将军府,门卫把我拦住了。


      乙:为什么?


      甲:我也这样想。我很生气训斥他们,“我是贤将军,你们好大的胆子!”他们看看我笑了,“我们的咸菜很瘦。一看你就是猪头成精。”


      乙:这脸都打肿了。


      甲:我还跟门卫交涉,这时老将军经过。他怒斥门卫,“咸菜咸将军,你们都敢拦!真是不想活了。”


      乙:还是老将军眼力好。


      甲:门卫吓得扑腾跪下了,他们不住的求饶,“对不起,我们眼不识咸菜,我们错了,饶了我们吧。”


      乙:门卫都知道你是咸菜了。


      甲:老将军也在一边说好话,“咸将军,您的易容术真是太高了!别说他们,就连我刚开始都认错了,我还以为猪头小对长来了。”(老将军的声音)


      乙:猪头小队长?又成日本人了。


      甲:刚进屋,里面坐着一位。他见面我进来马上迎了上来,“这位是咸菜咸大人吧?久仰!久仰!唉!您的头可比传说要大了好几号。我还以为是猪头小对长。”


      乙:猪头小对长很有名。


      甲: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“我不是咸菜!”他看看我,“您是猪头小对长?”


      (转头甲的声音,)“我也不是猪头小对长。”(转头客人的声音)“那您是咸菜?”


      (转头变声甲的声音)“我也不咸菜?”(转头客人的声音)“那您是猪头小对长?”


      乙:这搞不清了。


      甲:我瞪着他骂了一句,“你有病呀!”他笑了,(转头客人声)“您有药吗?”(转头甲的声音)“你吃多少?”(转头客人声)“您有多少?”(转头甲声)“你吃多少我有多少!”(转头客人声)“您有多少我吃多少……”


      乙:客人是来斗嘴的。


      甲:半个小时后。我实在说不下去了,在桌上端了杯水喝了两口,然后对他说:“先中场休息”


      乙:你这是顶不住了。


      甲:那人见我不说了,立刻又笑脸相迎,“大人,我知您的口才不一般。这不是给您开个玩笑。我知道您不是咸菜。”


      乙:客人也是善变。


      甲:我看看他,“不,我是咸菜。”(转头客人声)“大人,真会记仇。我来是想做笔生意。不知您是否感兴趣?”


      乙:又来送礼的。


      甲:我一听有生意做,立刻把刚才的苦瓜脸装到兜里了,“什么生意?说来听听。”


      乙:这钱真能腐蚀人。


      甲:“大人,毕人姓野名药。”(客人声)


      乙:好么!野药都出来了!


      甲:“我家世代行医,专治男人不孕不育,而且有独到的方法。”(客人声)


      乙:乱行医,男人有不孕不育吗?


      甲:我看着他都傻了,“你是来治我的?我还没打算要孩子。我现在响应国家号召--晚婚晚孕。你快走吧,再不走就赶不上下班的早班车了。”


      乙:别让他走呀!让他给你治下,没准还能怀个龙凤胎。


      甲:给你留下。我可宁死不治。


      乙:治一治有益身心健康。


      甲:他看着笑了,“大人,我不光治不孕不育”(转头甲声)“剖腹产我也不做,你快走。”


      乙:你这胆也太小了!


      甲:“大人,滋阴补阳,壮阳的药我也有。”


      乙:这野药什么都治。


      甲: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“这个可以有。”


      乙:吓的都冒汗了。


      甲:“市场上的牛鞭虽有一些功效,但真正有效果还是我发明的这种药。吃了这种药保证强身健体、隔山吹死一头牛”(客人的声音)


      乙:这牛吹得太大了。


      甲:“哦,这么厉害!什么药?”(转头客人声)“胡鞭”


      乙:这药吃了估计牛要上天了。


      甲:“好呀!利国利民。你想找我做的什么?”(转头客人声)“大人,真是冰雪聪明!我要开个诊所,就差营业执照。您只要动动笔就行。”


      乙:他开了药店要治死多少人?


      甲:“好呀!这个……我有什么好处?”(甲的声音)


      乙:要索贿了。


      甲:野药把眼睛眯成一条缝,“您帮了我的忙,我送您五千……”(客人的声音)


      乙:野药出手还挺大方。


      甲:“是美元、港币、还是人民币?”(转头客人声)“五千粒保胎易筋丸”


      乙:什么爆胎易筋丸?


      甲:你听错了。是保胎易筋丸。


      乙:吓我一跳,我还以为轮胎爆还要易筋。


      甲:行吧,保胎就保胎没准我真能创造人类的新奇迹。


      乙:你这算成功了。


      甲:办完这些事我又去了那家五星级酒店。


      乙:又想挨胖揍?


      甲:你看你也不盼我点好,这次我是挽了官服,带着卫队去的。服务员见了我,哭爹喊娘地跪下来求饶。我这人很大度、从不记仇。也就是找人赏了他几百拳和几十腿。


      乙:这是打击报复。


      甲:打完他之后,我仔细端祥了一下,“咦?这不是猪头太君。”


      乙:脸都肿了,你俩可以做兄弟了。


      甲:我正在想的时候,军士来报,“王五和王六为争家产来打官司。”


      乙:来生意了。


      甲:“呵!老天有眼,让我去断案。我正闲的发慌!”


      乙:你也没正事。


      甲:王五和王六在堂上各说各的理,都说家产应归自己。


      乙:他们都说了些什么?


      甲:王五说:“启禀大老爷,我常年在家照顾老父亲,而我的兄弟在寻花问柳从不照顾父亲。”(王五的声音)


      乙:王五还是个孝子。


      甲:我微微点头,“你还真是个孝子。请问你如何行孝的?”(转头王五声音)嗯,每天给老父变着花样做好吃的,什么红烧鱼呀、梅菜扣肉啊,什么好事给做什么。老父亲身体不好,我为了让老父多吃饭,特意去药店抓了几十敷“泻药”。


      乙:泻药?


      甲:(甲的声音)哦,你真是孝子!你买泻药做什么?(转头王五声),“大人请想,人不方便就不会吃饭。我每天喂老父二斤泻药,他吃完小跑着去厕所,每天跑个几十趟。白天把多余的食物排出晚再好的。第二天再喂泻药、再去大便,晚上再吃饭。我也这样细心的照顾老父,老父也没熬过三天。”


      乙:王五这是谋杀。


      甲:我又看了一眼在堂下的王六,“你怎样证明家产是属于你的?”王六很殷勤的对我说:“我父亲年轻时有个梦想。”


      乙:什么梦想。


      甲:吃喝嫖赌。(王六的声音)


      乙:这算哪门子梦想。


      甲:他年轻时没钱,所以让我替他实现这个梦想。更重要的一点……(王六的声音)


      乙:还有重要的一点?


      甲:(王六的声音)大人,您判我赢,我送您一百块钱。旁边的王五听到了,“大人,我给您两百。”


      王六又加价:“三百”王五,“四百”五百、六百……最后王五出到八百。我左右看看,“八百块一次,八百块两次,八百块三次,成交。”


      乙:到了拍卖行了。


      甲:刚断完这件案子,房地产梦老板又来找我了。


      乙:不用说,送礼的。赶快请。


      甲:梦老板来后直接说明来意,他想要北面那片沙地。


      乙:他要沙土地做什么?


      甲:建房子。


      乙:沙土地也能建房子,他真是梦老板。


      甲:我也觉得不现实,他一给我解释我就明白了。现在流行海景房,在家里就可以看到海,于是他突发灵感在沙漠中心建最高的建筑,在阳台就能看到沙漠。


      乙:那建筑起好名字了吗?


      甲:“海市蜃楼”。


      乙:这楼真对得起这名字。


      甲:没过多久,十万金兵打过来了,把这围了里三层外层。唉呀!每天我茶不思饭不想,这可怎么办吆?


      乙:怕什么,兵来将挡水来土屯。你的老将军呢?


      甲:唉!投降了。这次还没打,他就主动投降了。


      乙:这货不投降才怪呢!你守城的官兵哪去了?


      甲:肚子大了,在家休产假。


      乙:男的还怀孩子?谁搞的?


      甲:野药。


      乙:你的城墙呢?


      甲:倒了,金兵拿根木棍一捅就倒了。


      乙:谁造的这豆腐渣城墙?


      甲:梦老板。以前贪污了很多钱,不知道老百姓是否知道?现在金兵来了,能否领导他们?


      乙:去试下。


      甲:晚上我穿着官服微服私访,在脸上写上“清官”


      乙:穿官服还微服私访。


      甲:看到一个老头,上去直接问他,“我是清官。”


      乙:他怎么说?


      甲:他看看我,“清官?你信吗?”我听完后“嗖”的回到府里。在府里不停地喘着气,告诉自己一定要镇定。


      乙:吓坏了。


      甲:我把“清官”改成“贪官”,又找到那个老头,“我是贪官。”


      乙:这回怎么说?


      甲:他看看我笑了,“我信了。”


      乙: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。


      甲:这可怎么办?我在屋内转来转去,脑袋不停的想着。突然,我眼前一亮。


      乙:你把灯打开了?


      甲:别闹。我想到离这不远处,有一座观音寺,上香拜佛、求子问事,百试百灵。


      乙:可以问问神仙。


      甲:早晨,我穿了件便装来到观音寺。这时来上香的人不多,我按照师太的指引,在观音大师神相前上了一烛香,在纸条上写着,“我是贪官”叠好放在佛像前的黑匣子里。


      乙:你已经是贪官了,不用许愿了。


      甲:打死你信吗?我这是在问菩萨。过了一分钟,我把纸条拿出来,上面的字变了,“回答正确,加十分。”


      乙:菩萨以前肯定主持人。


      甲:我又写,“百姓不听我的命令。”


      乙:百姓不爱贪官。


      甲:等了一会儿,字条又来了,“活该!”


      乙:大实话啊!


      甲:我又写,“我想做清官”纸条回,“早知今日何必当初。”


      乙:回的好。


      甲:我又写,“如何才能退敌?”纸条回,“无能为力。”


      乙:这下连菩萨都不帮你了。


      甲:我又写,“你帮我退敌,我送你五百亿纸币。


      乙:菩萨帮你吗?


      甲:纸条回,“你拨打的用户已关机,请稍后再拨……”


      乙:天啊!在古代就有无线通讯了。


      甲:虽然大敌当前,我作为一名贪官也不能临阵退缩,誓于敌人血战到底。


      乙:你要亡了。


      甲:你怎么说话的?虽然百姓不支持我,但我三千铁甲军。


      乙:还行,你跑的时候为你挡一会。


      甲:我命人召集这些将士,过了一个上午还没到一百人。


      乙:人都跑光了。


      甲:我看着这些将士眼泪都流出来了。


      乙:为什么?


      甲:这些人参差不齐,里面有拄拐的、有失明的、还有缺胳膊少腿的。我看着这些英勇将士叹了口气,“唉!真是树倒猢狲散。幸好还有你们这群忠勇的将士,保卫大宋的土地。”


      乙:这群人值的敬佩。


      甲:里面拄拐的高喊,“大人,我们正准备跑路呢!你召集我们有事吗?长话短说,保命要紧。”


      乙:这仗没法打了。


      甲:我看着这群胆小鬼,怒火中烧,“你们当兵要保家卫国,国家在这危难之时,正是用人的时候。在这最危难的时候,正是你们报效国家的时刻。”


      乙:这两句还中听。


      甲:“赶快拿好武器随我一起逃。”


      乙:这才是你的心里话。


      甲:在跑之前,我要选匹好马。


      乙:你还挺聪明。


      甲:我在后院的马棚里一看傻眼了。


      乙:马没了?


      甲:还有一匹,像变种的羊,我不禁发出一声感叹“唉!此马只能园中留,战场哪能拔腿秀”


      乙:快跑吧!别感叹了。


      甲:马说话了,“咸菜,别瞧不起我,我这是“潜伏”你现在看看。”


      乙:你的马牛B


      甲:我的天啊!现在的马又高又大,居然还会讲人话。马瞪着我,“咸菜,我要告诉你,掌握一门外语是多么的重要。”


      乙:马都知道学习的重要性。


      甲:“马兄,请问你为什么能变大?难道你在这里潜伏?”


      乙:马兄,你还真客气。


      甲:马长长叹了口气:“唉!这是我的生存之道。来这里之前,我在魔术团呆过。在这里工作累、没前途,我只能沿街乞讨。别说,我化妆成缺腿马,路人见我可怜什么都给,青草、钞票、棺材。”


      乙:还给棺材!


      甲:我一想,“这是一匹好马!于是骑上它冲了出去。”我们刚出将军府就遇到了敌军,为首的大将金盔金甲,身穿紫阳袍,在袍上画着“灰太狼”。


      乙:灰太狼,这大将肯定是妻管严。


      甲:对面大将手握一杆长枪,胯下骑白龙马,正恶狠狠地盯着我。


      乙:这下你跑不了了。


      甲:我俩对望了五分钟,谁也没说话,最后我实在憋不住了,“呆!对面小将,你可以不说,但你说的每句话将成为呈堂证供。”


      乙:你变的真快。


      甲:我想用这话吓吓他,没想他不理我。我又问:“你滴,什么滴名字?”


      乙:日本人啊!


      甲:他冷酷的脸上吐出几个字“灌汤包”


      乙:还有叫这名字的。


      甲:(甲的声音)“失敬!失敬!请问您家父叫什么名字?”(转头变声)“叉烧包”


      乙:这名字更稀罕了。


      甲:(甲的声音)“您祖父的大名是?”(转头变声)“小龙包”


      乙:这家人肯定开包子铺的。


      甲:我微微点点头,“包哥,您的儿子不会也是包子吧?”


      乙:问到点了。


      甲:他轻轻叹了口气,“唉!绝对不叫包子了,不然遇到狗完了。”


      乙:考虑的很周到。


      甲:(甲的声音)“您这样有勇有谋,肯定会取个好听名字的”(转头变声)“哈哈,当然!取名红烧肉”。


      乙:这一家子吃货。


      甲:(甲的声音)包哥,您为什么率军攻打我国,(转头变声)“我也不乐意,但上命难违。我国要开发宋朝,但你们那些钉子户为了点补偿款不肯搬。


      乙:哇塞!宋朝时都有钉子户了。


      甲:(甲的声音)“包哥,只要您放我一马,我立刻让那些钉子户搬走。”(转向变声)“晚了,我国的拆迁队已经拆完了,这还要感谢你的梦老板造的豆腐渣工程”


      乙:宋朝就有拆迁队了。


      甲:我瞪着他发狠话:“你别欺人太甚了,我也不是好惹的,曾经我还和狗打过架。”


      乙:你也就这点本事了。


      甲:他听到这句话吓坏了,“我们家世代都输给狗。请问壮士你和狗是怎样打的。”


      乙:看来肉包子打狗是真的。


      甲:(甲的声音)“当年,有只没腿的狗向我示咸,我毫不留情的扑向了他”


      乙:结局怎么样?


      甲:“输了”


      乙:你真给宋朝丢人的。


      甲:他刚听完,立刻挥枪刺向我。我也不示弱,赶紧来个咸鱼再翻身,拨马就跑。


      乙:咸菜和鱼等于咸鱼。佩服!


      甲:我在前面跑,他们在后面追。突然箭如雨发向我射来,我赶快挥刀挡箭。就在紧要关头,“啪”一声,我老婆打了我一巴掌,“大晚上你不睡觉,抡着扫把干什么?”


      乙:原来在做梦啊!


      鞠躬下场。总结:以反腐为主题,讽刺不讲公德、偷盗、爱幻想、卖假药、造烂尾楼、钉字户与拆迁队和好吃懒等人。老将军代表反复小人,王五王六代表不效子。

      本文标题:我是贪官(相声)

      本文链接:http://ndcc.net.cn/content/275852.html

      验证码
      • 评论
      1条评论
      • 最新评论

      深度阅读

      •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校园文学吧的作者,发表您的原创作品、分享您的心情!